加藤おげん

多年後,與你的第二個夏天 【次˙初春】

距公演結束大約過了三個月,儘管祐三先生說我的狀況仍未好轉,但我還是百般請求讓他同意我出院並採用回診的方式治療。雖然在醫院裡頭的每一天梓都會前來關照我,但怎麼說呢..醫院終究不是個好地方吧,既然痊癒的可能性少之又少,那我就不打算賭了。

二月底的櫻花尚未完全盛開。

「 他們在這短短七日間,綻放出了最美的色彩,在知曉時間短暫的前提下,儘可能的豐富自己的一生。櫻花,就是如此偉大的植物吧。 」

庭院裡有數顆年邁的櫻花樹,我和梓在去辦出院手續前刻意繞到了這裡歇息賞櫻。望著這些含苞待放的嫩櫻,我不禁有所感觸。或許吧,就和我的人生一樣。

梓沒有說話,他別過了頭貌似故作堅強的拭去淚水,這些我都看在...

多年後,用你的第二個夏天 【冬末】

段考將近,我因成績的關係使得讓御來替我做課後的補習,而這個月底將會舉行一年一次的校慶學園祭,一些社團也因為歷屆傳承下來的傳統會固定舉辦公演,包刮熱舞社,扯鈴社還有御所在的輕音部也是等等的諸如此類。

離段考週還剩下三個禮拜,公演時間則剩下一個月,我不明白校方是如何安排考程的,但這真的給御帶來了很大的壓力。一方面是為了我,一方面是為了他的社團。

最近這幾天開始我都暫住在御的家,原因是我不希望因為我而耽誤到他因表演而練習的時間,所以放學時要是沒有其他事情我就會先回到他家溫習,等到他回來時才會開始進行一些討論或者有關解題的事情。

在寫他給我的練習試卷時,他會到其他的房間去練習公演用的曲子,原因是...

多年後,與你的第二個夏天 【初冬】

進入初冬,街道枯黃的散葉覆著雪白,四周冷叟叟的,磚牆上甚至還結起了霜。呆然的我望著天,尋找那抹囚於墨色的藍。

「 不好意思你等很久了嗎?..加藤。 」梓從遠處跑來,氣喘吁吁的曲著身,抬起頭的那個瞬間,映向眼簾的那個臉龐,沾染著些許的紅暈,這是他第一次呼喚我的名字,而並非" 轉校生 "。

「 都叫我名字了,就叫御玄吧,比較習慣。」

「 ..御 」直視著我的溫藍,神情略帶牽強,方才雙頰的紅暈又增添了幾分朱色。我給予的回應是沉默,是安然的靜待。也不是因為想和他人拉近距離才總是說著" 習慣 "的,只不過是單純不想和父親扯上關係罷了。

「 那叫御吧。 」柔...

多年後,與你的第二個夏天 【秋】

秋季,紅楓開始狂妄。漫步在被褐葉堆滿的道路上。這是我來到這個城市後所經歷的第三個季節。

京鴞學院藝文科三年A班,還沒進到裡頭,吵雜聲就好像快要撐破門板似的,我毫不猶豫的拉開了門。

「 早安—! 」一如往常,我掛著笑臉向大家打了聲爽朗的招呼,而在我伴隨著節奏的步伐中,沿路至座位的人都紛紛得回覆我的問候。不過總會有個人特別的不一樣,不但沒有回答我,甚至有時連看都不會看我一眼。隨後我將書包擱到椅背上,原地蹲了下來,向前一個座位緩緩湊近。

「 梓! 」雙手搭上桌角,我只露出了半顆頭來望著那個人。眸裡的藍稍稍閃爍,後而縮小,他向後頃了些,貼在牆上。我們相望了一段時間,他才像是終於回過神來的責罵我"...

多年後,與你的第二個夏天 【夏】

艷陽高高掛在上頭,夏蟬鳴聲連連,汗水接連不斷的滑落於頰,隨著律動揮灑在午後的球場。當然,指的不是我。

「 御玄!傳球— 」「 先傳過去給須野! 」轉校生和班上的人正在不遠處享受著青春年華,貌似還有別科系的人,而我則是悠閒的坐在一旁的休息區上看著上禮拜網購回來的輕小說。比起那頭的喧囂,從耳機裡震入腦子的樂曲顯得令人輕鬆。

「 梓—幫我拿一下水!在你旁邊 」從陌生調變成耳熟的聲線使得我反射性的抬起了頭,依舊如此艷紅的瞳眸望向這,映入悠藍色的眸,彷彿就像溺於藍天的烈陽般,如此顯著。偏偏身旁沒有人能夠替代我走向那宛如戰場的世界,深深嘆了口氣,闔上書皮,我拿起一旁的寶特瓶步下階梯。

音樂沒有停下,...

多年後,與你的第二個夏天 【春】

落櫻飄散在淡然的天際,座落於都市旁的郊區。粗糙的綠葉相互摩挲,暖風吹過沙沙作響的清脆聲和人群的喧鬧聲搭上了邊。

—人生中第十七個春天的末端。

書包拉鍊上掛著的御守正隨著步伐擺動,橫過鐵門的軌道,在此校的最後剩餘約一年,私立京鴞學院藝文科。

門口的附近徘徊著許多為招攬社員而發送傳單的學弟妹們,而身為文學研究部副社長,自然而然的也無需在此地久留,徑身前往3-A班級教室。

「 ... 」本身就不怎麼多話的我,和教室裡熱鬧吵雜氣氛成了對比。鄰座算不上熟的友人總算是姍姍來遲的入位了,還興致勃勃的詢問著。

「 欸聽說有個轉學生要來我們班欸! 」

「 ..沒興趣。 」

「 欸—別這麼掃興嘛說不...

『 好好活下去。 』這是兄長最後的願望。
  
一切的源頭,都是出自於幼年時所遭遇的那場車禍。我的感知神經受損,所有的感官都像是隔了層厚重的橡膠皮。遲鈍的神經使我各方面表現都遜於他人,雙親因此被家族的人數落,而我則成了他們的出氣桶,我不理解有錢人家的思維。
  

—「 父親又打你了嗎? 」
  
—「 今天是母親哦。 」那時的我每天都會被打個遍體鱗傷,年僅五歲的身體簡直體無完膚,不過無所謂,因為我感覺不到疼。被丟回房間後,兄長會細心的替我處理傷口,然後緊緊的將我摟在懷裡,他的擁抱很" 溫暖 ",我所想像出的暖和。
  
兄長曾向外界求助過,但總被當成是小孩的胡言亂語。我們是雙胞胎,也從...

【零晃】永不離去前世今生(7~終)

#微虐GE #五奇人#朔間兄弟
#萬聖節衣裝(微改)   
#歲數:零(上百歲)晃牙(12)   
#全文共9章
文筆不成熟請見諒QQ只是想分享這個小故事w   

永不離去前世今生1~6 
前六章連結⤴ 

7 .爭執

「啊啊啊吸血鬼混蛋我好餓啊..!!! 」
約為午後之時,外頭的烈陽高掛在天,狼犬如此呼喊著。
在那次因捕食而把自己弄得一身血後,吸血鬼就禁止了狼犬獨自出外獵食。
「太陽公公還沒下班諾,會將吾輩給曬成灰的。 」
吸血鬼盤起了手,伸出食指點了點狼犬的鼻子。
「啊啊別碰我..!本大...

【零晃】永不離去 前世今生(1~6)

#微虐GE #五奇人#朔間兄弟
#萬聖節衣裝設定(微改)  
#歲數:零(上百歲)晃牙(12)  
#全文共9章
文筆不成熟見諒QQ只是想分享這個小故事w  

永不離去前世今生7~ 終
後三章連結⤴

1.開端

很久很久以前,有個古老的傳說。
關於一位生存了好幾百年的吸血鬼,與鮮為人知的邂逅。

位於大陸地西部,一座森林佔據了大部分的土地,小小的人類聚落將森林隔成了兩片。有的耕田,有的打鐵,有的還會到山裡狩獵,算是個蠻發達的部落。隨著時間的推進,好奇心就像是水一般,亦能載舟,也亦能覆舟。

五個勇敢的年輕人闖入了位於部落右側的深山,然而最終的結果...

© 加藤おげん | Powered by LOFTER